但是很快的,前方两道刺眼的光亮起来,那是车头灯,在黑夜的小区中亮起,格外刺眼。
 
    姜灵空眯起眼睛,瞳孔中有银光闪烁,仙力作用在眼睛上,他的视力也会变得很好。
 
    这是一辆红色的跑车,姜灵空对车子什么的研究不多,但也知道这辆车肯定便宜不了,不是普通人开得起的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,从这辆跑车下来了一个人,这个人是个少年,姜灵空认识,可不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谢坤吗?
 
    还真是大户人家,年纪这么小就配车了,还特么是跑车,虽然谢坤的年纪不足以考驾照,但以谢家的家庭背景,无证驾驶简直是屁大的事儿。
 
    而姜灵空身后,也出现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就是金浩,身边还有两个少年,不怀好意的站在那里,堵住了姜灵空的退路。
 
    “空空,他们是下午的……”姜雨溪发慌了,意识到了什么,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两下。
 
    姜灵空拍了拍她的香肩,指着旁边的小亭子,道:“你去那边等我,我来处理。”
 
    “你要和他们……空空,我们赶紧跑。”姜雨溪声音微微颤抖道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,遇事慌乱,是正常的。
 
    “跑?这很适合你们这种人的做法,不过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。”谢坤说话了,抱着肩膀站在那里。
 
 第十一章 大圣劈挂剑(下)
 
    谢坤抱着肩膀,挡住了姜灵空的去路,此刻一脸阴冷毒辣的笑容。
 
    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也是不怀好意的站在后方,堵住了姜灵空的后路。
 
    “是不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?白天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过了你了,你是第十三个。”金浩说道,带着戏谑的笑容,似是在期待一场好戏。
 
    “什么第十三个?”姜灵空问道。
 
    “第十三个被谢坤打废的觉醒者。”金浩笑着说道,对姜灵空又是讥讽又是同情。
 
    仙力觉醒者,体内都是有一条仙根的,就在丹田的位置,那里是仙力的一切源泉,只要打碎了仙根,就能把一个觉醒者废掉。
 
    这一点,倒是类似于玄幻小说。
 
    谢坤盯着姜灵空,目光锐利,寒声道:“原本白天的时候,你乖乖答应我的条件,什么事都没有,照样拿你的十万华夏币,还能保全自己,现在,你让我丢了面子,我就废掉你的仙根,以示惩戒吧。”
 
    谢坤很直接,带着不容置疑之色,仿佛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 
    姜灵空说道:“你知道自己的仙力不如我的,就算让后面那票废物一起上也没用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,让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的脸色极度不好看,那两个少年姜灵空也见过,是下午活动中前十的两个人。
 
    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一会被谢坤打废仙根,看你还怎么猖獗!”
 
    “嘿嘿,要让你一个人毁灭,必先令其膨胀,他越是嚣张,一会看着他如何在谢坤脚下求饶,就越过瘾。”
 
    那两个少年奚落道,不以为然的冷笑。
 
    谢坤很淡定,他看向姜灵空的目光,依然充满了蔑视和嘲笑,还有一种嫉妒,说道:“下等人就是下等人,思想简单,你以为我会不做些准备吗?”
 
    谢坤手中出现了一物,那是一口黯淡无光的短剑,锈迹斑斑,但是仔细感应,这口短剑上面,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。
 
    “哦?古器。”姜灵空暗道一声。
 
    在这个世界上,存在着一些特殊的兵器,那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冷兵器,有些是从遗迹当中出土,有些是从墓中挖出来的,还有的是祖传下来的,各种途径都有。
 
    这种古器,在觉醒者手中,有着非凡的杀伤力,是古代的觉醒者炼制的,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这种手段了。
 
    坦白的讲,姜灵空在前世认识的古董,在这个世界就叫古器,而且能当做兵器使用,有的杀伤力十分惊人。
 
    谢坤手中的黑色短剑,就是一件古器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?没见过吧,像你这样的人,一辈子也染指不了这样的东西,或许你的仙力真正成长起来有机会,但是今天,我就彻底断送了你,清水镇的人和谢家作对,就是这个下场。”谢坤的脸色变得彻底狠辣起来。
 
    他直接冲了上来,手中的黑色短剑绽放出金光,被灌输了仙力。
 
    谢坤是金系仙力,本来就以攻击力著称,现在有一口古器在手,战斗力更是飙升,一剑斩向姜灵空肩膀,下手十分狠辣。
 
    “先卸你你一条手臂,再废你的仙根,让你不但做不成觉醒者,还要做废人!”谢坤彻底暴露出自己阴狠的本性。
 
    “空空!”
 
    亭子中,姜雨溪吓得浑身都在颤抖,下意识的就想要冲过来,这是本能,这一刻姜雨溪根本来不及顾虑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 
    “站在那儿!”
 
    姜灵空大喝一声,他的手臂上银光绽放,像是有水银在流动一样,里面有金色的符文流淌。
 
    “锵”
 
    一口银色剑胎凝聚成形,覆盖在姜灵空的手臂上,一剑朝着谢坤劈了上去。
 
 
    银色剑胎与黑色短剑碰撞,谢坤显然也学过一些招式,身为觉醒者,又是富贵之家出身,肯定也学过搏杀之术。
 
    但是此刻,仙力上的差距,让谢坤苦不堪言。
 
    银色剑胎挥动,大开大合,携带着一种霸道的力量,在黑夜中舞动,感觉姜灵空像是在一道银色匹练一样。
 
    一个短暂的交手谢坤脸色苍白,他持剑的那只手在淌血虎口直接被震裂了。
 
    “哟,原来你只有这点能耐,刚才嚣张的气焰去哪里了?”姜灵空冷笑道。
 
    谢坤脸色发白,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,知道自己踢到了硬铁板,这个少年的仙力完全碾压自己,差了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 
    另外一边,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也脸色苍白,他们意识到了不妙,手持古器的谢坤,竟然不是姜灵空的对手。
 
    “你只是白银仙力,仙力不可能这么强,我不相信!”谢坤不甘的怒吼。
 
    谢坤心性毒辣,只因为自己不如人,就暴露出他阴险的面目,这一点着实让姜灵空厌恶。
 
    “金浩,把你的东西给我!”谢坤突然大叫一声。
 
    不远处的金浩脸色一变,道:“谢坤,你……真的要用啊,我家那件古器只能用两次了,用完估计就损坏了。”
 
    “别特妈废话,你怕我谢家赔不起是吗!”谢坤怒喝道,一脸狰狞。
 
    金浩无奈,他身后背着一个东西,那是他偷偷从自己老爹房间里偷出来的一件古器,已经损坏了,最多还能用两次,今天带了出来以备不时之需。
 
    金浩直接将此物丢给了谢坤,被谢坤抓在手中,是一柄黑色的铁棍,这古器明显的不完整,好像是一半,但是依然具有杀伤力,只是上面裂纹恒生。
 
    “两件古器在手,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挡得住!”谢坤怒喝着冲来。
 
 第十二章 绑架富二代